主页 > 深圳照明设计公司 >
十九大以来近30名厅局级干部落马
发布日期:2021-05-18 20:5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题目:十九大以来近30名厅局级干部落马,中纪委网站揭国资蛀虫敛财手法

近日,辽宁省国资委原主任何庆被决议拘捕;今年3月15日,四川省遂宁市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郭祥明被公布接收审查考察;同日,天津市国资委原党委书记、主任彭三被颁布接受审查调查,彭三的前任、2009年至2016年任该职的李福明于2019年落马……

在近年国企反腐连续加压背景下,作为国企监管者的国资系统也成为反腐败重点领域。梳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宣布的审查调查信息,党的十九大以来已有近30名厅局级领导干部落马,其中省级国资委主任就有11人,天津、黑龙江、辽宁均有2任国资委主任被查,山西、内蒙古、江苏、西藏、贵州各1人被查。

国企监管者缘何沦为国资蛀虫?这些腐败问题浮现出哪些特色?如何深入国资系统反腐败工作?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国有资产“守门员”利用“影子公司”猖狂敛财,严峻破坏系统内政治生态

国有资产是国家和国民的独特财产,国资委作为国有资产监管部分,承当着监督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重要责任。然而在一些处所,一些国资监管者却将其职权当成疯狂敛财的“资本”,由国有资产“守门员”腐化为国资蠹虫。

江苏省国资委原主任、党委副书记周建强于2020年4月被查处,同年11月被开革党籍。经查,周建强涉嫌违纪违法数额共计2000余万元,其中大局部发生在其担任省国资委主任期间。

周建强捞钱的伎俩主要有哪些?作为国有资产“守门员”“裁判员”,周建强呼风唤雨、靠“资”吃“资”,利用其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资金拆借、人事安排等方面为他人供给赞助,非法收受下属企业高管等14人所送人民币、美元及干股等,价值折合人民币1000余万元。

据办案职员先容,周建强行贿最高一笔达15万美元,收受统一人累计行贿29次。周建强利用职务便利肆意妄为,一句指导就为某体育用品公司总经理黄某拉到千万借款,一个召唤就为关联亲密的翟某的投资公司取得四亿多元资金支持。

周建强还以支属作保护入股“影子公司”,企图掩饰非法获利。2007年,周建强得悉某集团打算在外省投资风力发电项目,该项目可接收社会资本,尔后他应用担负省国资委主任的职务影响,调和该团体批准其投资入股。为狡兔三窟,周建强以妻子名义,与其下属企业投资发展部副部长翟某等4人在香港注册国际投资公司投资该名目,占股25%,其中周建强出资1166万元。2012年,周建强以为项目回报率不预期好,又通过职权影响,和谐并促成该集团回购股份,一进一出累计获利370余万元。2012年,周建强故伎重施,入股该集团另一项目获利608万余元。经查,周建强在担任江苏省国资委主任期间,通过做“影子股东”违规获利约980万元。此外,周建强还违规收受礼金21万余元;在干部提拔任用方面为别人谋取好处并收受财物,共17万元。

周建强违纪守法案是一起典范的国资体系腐烂案件。江苏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指出,周建强长期担任省属国企及国资委主要领导职务,唯利是图,以权谋私,大肆敛财,重大损坏了国资系统政治生态。

国资系统领导干部腐败问题主要发生在国企改制、资金使用、干部任免等环节

清点落马国资系统领导干部通报,其违纪违法事实有诸多共性,例如利用业务经营、项目开发敛财,违规从事营利运动,涉嫌人事腐败等。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讨核心副主任庄德水剖析,国资委的主要职责在管人管事管资产等方面,国资系同一些引导干部腐朽问题也重要产生在国企改制、资金应用、干部任免等环节。

大连某交易所曾是辽宁省大连市国资委控股的子公司,在东北地域领有独一一张金融支付牌照,是国字号的融资平台。作为国有资产监管者的大连市国资委原党委书记、主任易军,却利用这个金字招牌,在邻近退休前多次演出“监守自盗”的戏码。

2015年5月,大连市国资委决定引进社会资本将交易所做大做强。大连某上市公司董事长王某到易军办公室向其提出入股恳求,易军对下属发话“王某晓得交易所的事了,想要入股,那就给他点吧”,下属给该上市公司调配了10%交易所股份。大连另一家公司高管裘某某通过易军儿子暗里接洽易军,在得知裘某某补上了儿子的资金“缺口”后,易军安排下属修正交易所动向战略投资者应该具备的前提,“量身定制”使该公司出乎意料地成为占交易所10%股份的股东。

易军在国企改制环节收受巨额贿赂,大搞权钱交易,导致大连市国资委对交易所的把持权旁落,企业经营严峻背离设破主旨,在一直稀释国有股权比例、损失对交易所节制权的途径上渐行渐远。而裘某某公司此后将股权转让给私营公司,“一进一出”获利1300余万元。

国有资金支配使用是另一个廉明风险点。假如不能按照划定规矩公道客观支配国有资金的使用,就做不到资金的按需使用、有效使用。在周建强案中,其利用职务方便接受他人请托,插手干涉国资系统资金使用。为支持徐矿集团某能源项目,江苏省国资委在提出资金部署规划时,对该项目给予了必定的资金支撑。徐矿集团原董事长皇某某为此先后5次向周建强行贿共计50万元。

国资系统主要负责人在干部人事任免上有较重话语权,干部任免环节也是重要廉政风险点。易军曾任大学辅导员、系党总支副书记、校党委组织部部长,又先后在三个重要单位担任一把手,其以“老师”自居,视门生故旧为心腹,“学生们”以谢师名义频繁聚首,在觥筹交织间互通有无,而“老师”也乐于为“学生们”的职务调剂、选拔任用提供帮助。

重业务轻党建,个别国资系统领导干部“甚至连党的六大纪律都讲不全”

不少办案人员指出,国资系统一定水平上存在“重业务轻党建”的景象。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相干腐败案件显示,一些国资系统党员干部对党建工作、党性涵养的疏忽程度令人瞠目。

周建强就是幻想信心“总开关”长年失修、党性意识淡薄的背面典型。他诞生于一个工人家庭,初中毕业后被招工到乡下砖瓦厂,当了一名烧窑工。在党的培育下,一步步从工人成长为大学生、研究生并进入省级机关工作,从一般干部走上领导岗位,直至江苏省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然而,他却在职务的提升中淡薄了党性、迷失了初心。

周建强落马后懊悔说,他平时“用适用主义的立场看待政治实践学习”,听呈文看文件,“对其中经济建设的篇幅能认真学习,但对有关政管理论建设、党建、纪律检查和对党员领导干部的请求等篇幅学习往往深刻不够”,这以致他“纪法观点淡薄”,“甚至连党的六大纪律都讲不全”,“这方面的常识太贫乏,也是我犯这么大的过错,犯这么大的违纪违法问题的一个重要本源”。

周建强对党建工作不看重,“对本单位的党建工作、党员培训、党员教育、发展新党员等工作很少过问”,“对加入党组织的各项活动不器重,常因有其他事件而不参加。机关党委组织的党课教导,只要一有其他事,我就不参加。”“这么多年来,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一个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却从未给本机关的党员干部上过党课。对我所在支部的学习和活动也会时常缺席,对支部民主生活会参加也很少。自己缓缓变成了一个特别党员,脱离了基层党员的监督,听不到群众的心声,也听不到群众的批评和看法。”

心中无党,心中无民。江苏某公司改制时,周建强明知数千名职工待岗在家,只拿最低生活费艰巨度日,但他仍然接受该公司总经理仲某某的财物,甚至在干部有异议时仍为仲某某“发声”“站台”。他在忏悔录中说:“如果我能常常访问走访,更深入地了解聘工的疾苦和所思所想情系职工,就可能不会收受仲某某送的钱财,由于这实质上是企业职工大众的钱财,收了也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多头监督变成“纸老虎”,国资系统监督制约机制有待完善

只有公权利存在,就必需有制约跟监督。而近年来查处的国资系统腐败案件表明,对这一范畴领导干部的监视亟须增强。

大连市纪委监委在调查中发明,在易军任市国资委一把手期间,对其权力的制约和监督完整生效。市国资委的重大事项,他每每通过事先沟通方法一个人决定,把党委会群体探讨变成一言堂。在交易所征集策略投资者进程中,易军在上会研究前,已经将其断定的投资者和可投资比例唆使给下属,下属照此拟定材料,其余参会者不得不按照拟定的资料下决定。一旦未按易军意思办,他就拖着不上会。某市政府重点关注项目因在洽商阶段被易军拖了近一年迟迟不给批复,项目负责人李某依照他人指导,通过易军儿子帮着说情,易军这才许可上会研究并签字赞成,后李某按照和易军的商定送给其子易某“辅助费”300万元。

据大连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分析,有四条起因导致对易军的权力制约失去效用:一是市国资委内部制约机制不能产生预期后果。市国资委纪委在人、财、物等方面都在国资委一把手领导之下,未能对其进行有效监督。二是对市国资委负责人的有效监督检查主要来自上级党委、政府和纪检监察部门,但实际中因为国资部门业务专业性较强,上级党委、政府和纪检监察部门对其监督检查只能停留在程序上是否合乎规定,对业务的本质内容监督不足。三是在监督检查上往往重视事后的强化问责,而疏忽了事条件醒防备和事中关注管控。四是“三重一大”集体决策制度在一把手权力眼前流于形式。

周建强在忏悔录中也自我分析说:“我把本人置身于群众批驳和人民监督之外,置身于党的监督之外,置身于自我监督之外。所以,思维越来越滑坡,党性越来越淡薄,小病不治,终极酿成大病。”

权力过于集中,监督又没跟上,埋下了腐败的隐患,发生了权力寻租、利益输送的空间。“比方在国企改制环节,人为更改既定政策;在项目洽谈、工程招投标环节,跑工程、要工程,制度形同虚设;在人员选拔环节,任人唯贤,构成团团伙伙。”有关专家表现,种种迹象表明,针对国资系统领导干部的权力制约和监督机制有待进一步完美。

保持“三不”一体推进,深化国资系统反腐败工作

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强调,“持续惩办国有企业腐败问题,强化廉洁风险防控”,各级国资委党委必须带头压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

国资委负责人一旦腐败,极易导致对国企监管的缺失,迫害甚大。江苏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知记者,必须坚持无禁区、全笼罩、零容忍,紧盯“要害少数”,严查国资系统腐败案件。

针对周建强案暴露的问题,江苏省国资委党委将“影子公司”专项管理纳入2021年省国资系统全面从严治党重点工作义务加以推动。

一些国资系统的腐败案件,暴露出相关单位存在的制度和监管破绽。为此,必须着力强化对国资系统一把手和班子成员的监督,进一步明白决策议事事项范畴,细化详细程序、操作流程和有关要求,加强对重点环节权力运行监督制约,推进造成不断齐备的制度系统,让权力在制度的轨道上标准运行。

针对裸露的违规决策、管理粗放、盲目投资、经营风险和贪腐风险多发等凸起问题,江苏省国资委党委制订出台履行“三重一大”决议制度讲演、非主业投资“双重论证”、重大事项“双重法律审核”、国有资产监督闭环管理机制等轨制办法。针对集体决策流于情势问题,辽宁在全省国资系统开展“三重一大”制度执行情形专项检讨,集中整治不当真执行民主集中制、纪律规则意识淡漠、党内政治生涯不严正等问题。

为加强危险防备,大连市国资委党委出台了市国资委出资企业违规经营投资义务查究实行方法、市国资委监管企业投资监督管理措施、市国资委监管企业投资项目负面清单,发展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工作专项稽察,加强对出资企业经营投资风险治理和责任追究。

为筑牢“不想腐”的堤坝,一些地方扎实做好审查调查“后半篇文章”,推动案发单位通过民主生活会、警示教育大会、宣读处罚决定书等方式,以案促改、以案促治。江苏省纪委监委对近两年来查办的国资系统腐败案件进行梳理分析,形成剖析报告,并推动省国资委党委召开全省国资系统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播放警示教育片,以案说法、以案明纪。辽宁省纪委监委驻省国资委纪检监察组对党的十八大以来辽宁省国资系统查处的1789起违纪违法案件进行梳理分析,筛选出100起典型案件“解剖麻雀”,汇编《百方医治“未病”》一书,把案例资源转化为警示教育资源。

起源:中心纪委国度监委网站